鲁迅先生生前时说"汉字不毁,国家必亡",他出此过激言论是为啥-经典语录网

05-22分类: 鲁迅先生的名言

原标题:鲁迅先生生前时说"汉字不毁,国家必亡",他出此过激言论是为啥

鲁迅先生,作为民国年代著名的反封建斗士、大文学家、思想家、现代文学的奠基者,其思想深邃,作品内涵丰富。更有无数名言金句,令人振聋发聩。其中,有一句,至今令不少读者匪夷所思,即:"汉字不灭,中国必亡。"

鲁迅,著名文学家、思想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

众所周知,汉字是中国使用了数千年的文字载体,代表着中华民族的深厚文化,为何鲁迅先生却对汉字表示这样的态度?

缘起:关于废除汉字,鲁迅的原话是怎么说的?

1936年10月,鲁迅临逝世前,在答《病中答救亡情报访员》时候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

可能此言过于突兀,为了方便理解,他接着又说,"因为汉字的艰深,使全中国大多数人民永远和前进的文化隔离。"

在这段话里,鲁迅先生把汉字的使用,与中国的发展结合起来。

而你若以为,这是鲁迅先生生病时说的糊涂话,那么,我们翻阅其它作品,就可以发现,他并非出于一时之快而如是说。

在其作品《关于新文字》中,鲁迅先生也说:"方块字愚民的利器,如果不去除方块字,中国只能等死。"

鲁迅《关于新文字》

事实上,你若生活在民国,估计对这种观点,并不陌生。

因为,鲁迅并非第一个这样说的。

一向敢于发惊人之语的民国大咖群体中,早有人率先提出这类观点。

第一个"狂人",其实就是鲁迅的好朋友,章太炎的弟子——钱玄同。

钱玄同,中国现代思想家、文学学家、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

第二个提出这类观点的,则是著名的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

陈独秀,中国近现代史上伟大的爱国者、伟大的革命家与改革家、伟大的民主主义者、伟大的启蒙思想家。

而钱玄同做为发明此观点的专利拥有者,最初,还是通过阅读陈独秀的文章,而获得的启发。

1917年,陈独秀在《新青年》上发表《旧思想与国体问题》一文,他视角犀利地提出,旧中国不少老百姓的思想中,皇权思想依然严重,所以才有袁世凯这样的政治人物能够在民国之后,还做着皇帝梦。要想使老百姓,认同共和,就必须彻底洗刷认知中腐朽落后的封建伦理和思想。

这篇文章的发表,引来了不少讨论。

其中,一个真爱粉,就是年轻的钱玄同。

钱玄同脑洞大开,把文化的靶心直接推向孔子儒学,认为必须进行伦理改革。

那么,儒学的源头又在哪里呢?

钱玄同提出了一个非常激进的想法:"欲废孔学,不得不先废汉文;欲驱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蛮的顽固思想,尤不可不先废汉文。"

汉字拉丁化

他认为,废除汉文之后,可以用更加简单易学,语根精良、发音整齐的世界语,作为语言文字的载体。

这样一来,新的文化,新的思想,将得以更普遍更彻底的展开。

钱玄同还真付出了实践。

他实践的第一步就是,改革繁琐的汉字书写结构、拟定汉字拼音读法,把汉字注音、简化汉字作为工作的重心,然后,努力研究出成果,再开始广泛推广。

不过,因为抗战爆发,钱玄同中断了他的研究推广。

这样,推翻汉字的冲动,也就被搁置一边。

汉字,终于免去了被世界语替代的危险。

但钱玄同的观点,当时的人们,有一部分却比较认同,比如陈独秀和鲁迅先生

陈独秀曾说:"中国文字既难传载新事新理,且为腐毒思想之巢窟,废之诚不足惜。"

鲁迅所言,大有深意

钱玄同是鲁迅先生既是挚友,也是同门。

二人在文化继承上,都算章太炎的弟子。

章太炎作为民国著名的大学者,以博学和敢骂闻名于世,被当时的人们称为"章疯子"。

钱玄同某种程度上也继承了章太炎先生的狂傲之气,敢于针砭时弊,语不惊人死不休。

但是,鲁迅是个谨慎而理性的人,虽然他一生批判之言语无数,但从不无的放矢。

那么,他为什么支持钱玄同这般偏激的"废除汉字"之言论?

对于这个态度,我们不妨结合民国五四时代的社会主题,以及鲁迅先生自己的作品来解答。毋庸置疑,整个民国,最重要的的思想文化运动之一,就是五四运动。

而五四运动的主题,就是启蒙。

鲁迅先生的意思,其实说的是启蒙的第一要义,首先在于给启蒙的对象什么样的文化。

我们知道,五四那一代知识分子,最痛恨的是面对国家的危亡,很多民众却麻木不仁。

他们看不到时代的进步,看不到战士流血牺牲的意义,看不到旧中国落后于世界强林的原因。这一切究竟是为何呢?就是因为没有新式的健康的属于现代意义上的"人"的文化。

几乎在那一代人的笔下,共同呼吁的一个主题就是"人",而非浸淫在封建文化中的臣民。

所以,五四文学的一个主题就是——人的文学。

而在鲁迅先生的笔下,一向最关注两个群体——农民和知识分子。

旧中国的农民大多数不识字,不认字,而知识分子,虽然掌握了文字,却被传统汉字的表达系统,带入到了某种迂腐的情境。

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就属于这样的一种所谓旧派知识分子。

孔乙己虽已落魄,却始终奢望保持其尊严。

孔乙己觉得读书人无上光荣,天然须获得尊重,即便被人揭发他偷书的事情,他也认为那是读书人的事,不失为一种"雅"贼。

《孔乙己》是近代文学巨匠鲁迅所著的短篇小说,最早发表在1919年4月《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

而穷的叮当响的他,依然穿着长衫,拒绝穿没知识文化阶层穿的短衫,对于这个外表打扮的执著,也是其保持知识分子特征的符号之一。

最值得读者注意的是,他在教咸亨酒店的小伙计写字的时候,他很自豪地说,"茴香豆的"茴"字,有三种写法。"

可是,那个小伙计会觉得,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同时,小伙计也会想,那你孔乙己既然有文化,可是,为什么还是没有改变命运呢?

你依然属于被奴役的一个阶层,甚至,还被相同阶层的短衫穷苦人们看不起。

为什么?

因为你不伦不类。

于是,他保持的所谓尊严,被鲁迅先生理解为旧式知识分子的一种虚妄的尊严。

连国家都快要被灭亡了,这样的虚妄还有什么用?

一代人的焦虑

那么,汉字究竟有多大的阻碍?在章太炎、钱玄同、陈独秀、鲁迅等一代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们看来,汉字掌握起来太难。在旧中国,掌握汉字是一种权力象征。

这帮人在旧制度下,是通过汉字晋升为官僚阶级的代表,通过科举考试获得功名。而在他在自己的《关于新文字》一文中,曾这样表示过:"方块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

那个年代,连拼音都没有,掌握汉字的确是有相当的难度。

当时4万万国人,也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能掌握汉字,对于文化的普及,的确存在不少难度。

同时,他们有一种极力想融入世界现代潮流的意识。对于帝国主义的入侵,他们

充满巨大的危机感。在这样焦虑中,如何唤醒民众,成为时代的任务。而采用更简便通俗,简单易懂的白话文,就是一种改革。

当然,后来的简体字运动,某种程度上,就是汉字改革的成果。

不过,对于汉字废除提法,我们回那一代人的路径,也不免引发深思。

汉字的优美、内涵、博大精深,究竟非一朝一夕而成,其中的精华也应当用发展的眼光去继承弘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