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鲁迅逝世八十周年回顾鲁迅人生规划上的两次转变

鲁迅逝世八十周年回顾鲁迅人生规划上的两次转变-经典语录网

11-04分类:

鲁迅笔下的阿Q为何能如此震撼人心,郜元宝说很多作家喜欢对暴力极尽渲染,生怕写得不够具体、不够历历在目。对于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刘梦溪编选的《中国现代学术经典》,选了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而不选《阿Q正传》,哲学家李慎之感到不快。

原标题:鲁迅去世80年了,回望他的两次人生转折

杭州孤山的鲁迅雕像

“这两天看到朋友圈,突然有点感觉我不是在上海,而是在伦敦。大家都在读莎士比亚。”4月23日,在2016上海长宁区读书节开幕论坛上,知名书评人、主持人顾文豪开玩笑地说道(今年正逢汤显祖和莎士比亚两位戏剧大师逝世400周年,中英两国合作举办了不少纪念活动)。

今年也是鲁迅逝世80周年,在读书节开幕论坛上,主办方邀请到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郜元宝与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金理,引领读者回望鲁迅。

2016上海长宁区读书节开幕论坛上,顾文豪(左)、郜元宝(中)、金理(右)引领读者回望鲁迅。

鲁迅人生规划上的两次转变

一般人都知道,鲁迅弃医从文是因为他认为改变中国人的精神比医治中国人的肉体更紧要。但很少被注意到的是,他在学医之前还学过采矿。

鲁迅一到日本,就和一位同学合写了一本《中国矿物志》,献给当时在日的一个清朝官员。他希望让清廷意识到中国资源丰富,如果不加紧开采,就会被列强抢夺。后来鲁迅发现中国的问题,远不是靠挖掘资源可以解决的,于是学医,后又从文。

郜元宝分析认为,鲁迅在人生规划上的两次转折,理由都是他对中国的爱。然而在大多数读者看来,鲁迅爱中国,但是也骂得太多了。这其实不难理解,鲁迅的“骂”和“爱”其实是一回事。

在鲁迅看来,很多中国人想爱国,但是不知道怎么爱国。鲁迅认为,真正的爱国和读书有很大关系。

“他认为一个民族在世界上真正值得骄傲的,不是军舰多么先进,设备多么发达,而是在学术和文艺方面,有能够获得其他民族认可的东西,这才是达到爱国主义的最终途径。”郜元宝说。

作为一个作家,希望自己的文章传之久远、永垂不朽是很自然的。但是鲁迅并不希望这样,在《热风·题记》中,他表达了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速朽”,就是越早消亡越好,越快地被人们忘记越好——因为他的作品都是攻击时弊的文章,这些作品消亡得越快,说明社会越来越好,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也越来越丰盈、清洁。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